adsyyy

孙翔中心杂食……
满血复活,来战!
动画棒棒哒

【双叶翔】布丁(上)——蛋糕的平行世界

*大纲文,每·个·人都有箭头的真·3p预警

*好的属于蝴蝶蓝,ooc属于我

*雷到不负责

*蛋糕更新憋不出来,以后更新随缘,不坑是底线T T。我错了,我胖一百斤,就这样_(:зゝ∠)_


一、

  这是个ABO的世界,是一个不能以常理判断的世界。

  所以作为双胞胎兄弟分化出的信息素不会相互排斥反而能相互融合也不奇怪吧。叶修看着手里的报告,太多的专有名词他看不懂,但是父亲说的,要将两人分开的意思确是很明确的了。

  “我和你们的母亲也很意外,”叶父看着他这对令人骄傲的双胞胎儿子,“医生说这种情况也是及其罕见,但也不是没有。在仅有的病例当中,有一例是在发育期将两人分开,最后成功让两人的信息素发生了变化。”

  “信息素一样也没什么不好的,我和哥本来就是双胞胎!”16岁的叶秋眉眼稚嫩,信息素融合所带来的问题他隐约明白,然而对问题半懂不懂的理解让他没办法接受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要为此分离。

  “你不懂,”叶父轻叹,让两个相亲相爱的儿子分离开来,为那微弱的可能导致两人从此生分,万一分化没有成功,那更是他所不愿意见到的。可即便如此,也要试一试那‘也许’。“人类发展到今天,都在想尽办法排除信息素对自身的影响。但很显然,虽有成果,但仍有许多限制。别的不多说,但凡今后你们兄弟两结婚后,你们的妻子仍旧会受到对方信息素的影响,作为一个alpha来说,这几乎是不可忍受的,你们会敌视对方甚至反目成仇。”

  “那有什么,大不了我和哥不结婚就好了,这样就没有两个Omega来捣乱了。”叶秋不为所动,比起未知的妻子,显然是自己的兄弟更重要。

  “瞎说,这可由不得你!”叶父瞪他,叶秋也梗着脖子瞪回去。

  眼看场景不对,叶母赶紧出来打圆场,“好了好了,你也给孩子们些时间啊。”叶母注意到叶修自从拿到报告之后就安静的低头看报告,也没在帮着叶秋说话,很不对劲的样子。叶母给叶父递了个眼神,安抚两兄弟:“阿秋阿修快去休息吧,有事明天再说吧。”

  叶秋乖乖的应了,叶修也慢半拍的应了。两人一前一后的回了房间,叶母有些担心的问:“阿修刚刚好像不太对。”

  “放心吧,”叶父安慰道,“那小子可比叶秋心眼多着呢。”

  

二、

  乖乖答应回房间休息的叶秋并没有回到他自己的房间,而是跟着叶修进入了他哥的房间。叶修没有表示反对,依旧保持在客厅时的沉默模样,对趴在他床铺打滚的叶秋无视得彻底。

  脑子里还在想着刚才客厅里的事情,心大的叶秋并没有发现叶修的异常。他熟门熟路霸占了他哥的床铺,嘴里还在不满的抱怨:“老爸也真是的,信息素融合也不是什么大问题,非得把我们分开。我才不要出国和哥分开,想想就觉得讨厌。哥你说是不是……”

  自个噼里啪啦说了一堆的叶秋,后知后觉的发现叶修自顾自的收拾着东西准备去洗澡,完全没有像往常一样带着几分吐槽的回应自己。“哥……”叶秋抱着枕头,语气有些不安,“你也是赞同我的是吗?”

  叶修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但却回应了叶秋:“不,我认为爸爸说得对。”

  “为什么!”叶秋没想到会得到相反的意见,不由得激动了起来,“难道你觉得老爸说得对,为了那什么信息素!为了你以后要娶个Omega就要和我分开!你觉得我们总是在一起很烦吗!你说话啊!”

  即便叶秋怎样的气急败坏,叶修也毫无反应,好像自己怒火的对象不是对方,这让叶秋感到挫败甚至羞耻,就好像自己是个可笑的丑角,无论怎样跳脚,主角都不会为此受到一分影响。而这些负面情绪中,隐藏着叶秋的害怕,害怕对方真的要按着父亲说的那样,两人从此分开。

  “叶修!”叶秋气急,扔了枕头就把叶修摁在了墙上,干净的衣服掉了一地,也没人会在意,“你到底怎么想的!”

  叶修即使被自己的弟弟摁在墙上,也是一副懒懒散散浑不在意的模样。这幅油盐不进的样子叶秋很熟悉,每次两人犯了错挨训时,叶修就是这个样子,以至于明明是两个人犯的错,但最后叶父的怒火都朝着叶修去了。往常叶秋看到叶父被叶修气得跳的样子,会在一旁偷偷的笑,夸着叶修做得好,自己总是学得不像。这时的叶修总是说,这时当哥哥的绝技,蠢弟弟当然学不会。自己的也很不服气,有把哥哥按着揍了一顿。所幸叶修的武技没有自己好,占了上风的总是自己。

  可是现在被哥哥使用这一招的是自己,眼前低垂着眼就是不回应自己的样子真的很讨厌,难怪爸爸总是这么生气。叶秋的脑子里充满了怒火,但却仍在想些有的没的,越想越气,又忍不住大吼:“叶修!你说话!别拿对付爸爸的那一招对付我!你就这么想取一个陌生的Omega吗?!”

  “我怎么想的你不知道吗!”一个不留神,叶秋被叶修反制了回去。叶秋不服气,想要再打回去,然而叶修的身体牢牢的控制着他,他被迫摁在墙边动弹不得。

  反制不能至少嘴还能动,“我本来以为我知道!”叶秋瞪着眼前的人,“但你却认为父亲说得对!你就这么想和我分开吗!”

  “怎么可能!我根本不想和你分开!”叶修吼了回去,“这不是想不想的问题!你怎么可以一点都不懂!”

  叶秋想反驳,怎么就不是想不想的问题,难道还能是那可笑的信息素融合的问题吗!但是这些话在他看到叶修的眼神时都被噎在了喉咙里。叶修的眼神太过压抑,就好像一座快要爆发的火山,山底的岩浆翻腾不洗,而仅有的理智岌岌可危的束缚着火山口,却仍旧偶尔泄露出几丝危险的气息。

  见到叶秋盯着他不说话,叶修也冷静下来放开了对方,“你先回房间,我们下次再说。”

  叶秋忍了又忍,却仍然忍不住的把门摔得震天响,“混账哥哥!”

  

三、

  接下来的几天里,叶秋对对方熟视无睹,平常好得像一个人似的,现在在对方面前就好像一堆空气。

  挑起战争的是叶修,说好过过几天再谈谈的也是叶修,可是叶修到底做了什么?!他什么都没做!每当叶秋看到对方冷淡的样子都忍不住让自己怒火中烧,也强忍着让自己别用热脸去贴对方的冷屁股。

  可凭什么!我就该明白为什么要分开!你就那么想要去找一个omega!叶秋很生气,也觉得很委屈,想要质问的话在大脑中疯狂的旋转,每一次他都觉得他要维持不住这样冷淡的样子了,但下一刻,叶修吊儿郎当事不关己的模样都会给他发热的大脑泼上一盆冷水。

  ‘谁怕谁!’叶秋想着,要让自己在这场不露声色的交锋中获得上风,总要付出点代价的,哪怕遍体鳞伤。

  

  两兄弟闹别扭,最担心的就是叶母,然而叶父总是阻止她不去问,让她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

  “平时闹别扭我也不管,”叶母担忧道,“闹一闹兄弟感情更好。这回都多久了,再这么下去,可别真伤了兄弟感情。”

  “平时都是阿秋闹别扭,他情绪来得快阿修也哄得及时。这回明显是阿修冷着阿秋,这孩子犟,他自个不想明白,其他人说的对他没用。”

  “怎么没用,”叶母轻嗔,“你是孩子父亲,是其他人吗?”

  叶父本想让两人自行解决,却也拗不过叶母的劝说,还是点头答应道:“我和阿修说说。”

  于是叶父便将叶修喊来,直接道:“闹得差不多了,该收收了。”

  然而叶修脑袋也没抬,扔出一句:“没闹。”

  “在我面前装什么装,”叶父见惯了他这幅样子也没训人,老婆大人的命令在身,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你弟弟什么性子,你哄他两句就完了。省的你妈妈担心得整宿的睡不着。”

  叶修沉默,父亲可以怼回去,但是让娇小的Omega母亲担心却是不可以。这是这个家里三个男人默认的规矩。

  “我知道了。”

  果然,第二天两人就和好了,叶母很高兴,压着叶父不准他提出国的事情。

  但是矛盾并不会因为回避而消失,这就好像盯紧猎物的毒蛇,静静的等待着下一个机会。

  

四、

  也许是双胞胎的心有灵犀,也许只是纯粹的巧合,总之,在叶修想要按着父亲的要求去‘哄一哄’他的弟弟时,他被叶秋堵个正着。

  他看着叶秋怒气勃发,一副忍无可忍即将把他揍一顿的样子,头疼的想,‘这叫什么事儿。’

  

  正准备破罐破碎不准备再忍的叶秋可不知道他哥内心里边的千回百转,平时的他们总是十分默契,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知道对方想要做什么。

  可惜不是现在。

  叶秋岌岌可危的理智在看到被自己堵着的叶修依然是一副吊儿郎当事不关己的样子,一下子就碎成了渣渣。就好像不小心被人碰到地面上的玻璃杯,哐啷一下子,除了一地尖锐的碎片,半点挽回的余地都没有留下。

  虽然人的理智已经碎掉,然而当怒气超过一定的临界点时,反而会异常的清醒。叶秋没有像叶修想象中的那样把他暴揍一顿,而是相当冷静的说了一句:“哥,我们聊聊。”

  然后也不等叶修回复,就自顾自的将门口的叶修给推回房里,还不忘顺手把门带上,就好像他是这个房间里的主人似的。

  叶秋以一副不容拒绝的模样把他哥摁在床边坐下,自个站着,给了他哥一个居高临下的俯视。这一切慢条斯理的动作温柔强势,如果不是叶秋身上控制不住溢出的带有强烈攻击性意味的alpha信息素,这个场面确实比弟弟暴揍哥哥要好得多了。

  “哥,你做什么躲着我。”叶秋问他,心平气静的看着叶修,然后在那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上发现了一闪而过的心虚。‘我怎么没发现呢,’他想,‘这分明是心虚的样子。’

  “怎么能这么说呢弟弟,”叶修反驳,“我可是爱护弟弟的好哥哥。”

  叶秋没有理会叶修的回答,或者说他一开始就没有打算想要叶修的回答。多年的相处让他知道,如果叶修不想回答,那你便永远也得不到他的答案。

  “让我猜一下,哥哥。”叶秋自顾自的说了下去。

  “你躲着我多半是因为心虚,但是你为什么心虚?”

  “我们上一次争吵是因为我不愿意分开,而你却不认同我的看法,认为分开才是最合适的。”

  “我不愿意,质问你为什么。”

  “但你却反过来质问我,为什么我不懂。”

  “当我表现出确实不明白后,你便开始躲着我了。”

  “我说得对不对,哥?”撂下一句反问后,沉默在两人之间蔓延。

  说实话,叶秋对于叶修的沉默还是很满意的。

  可惜下一刻就被打脸了。叶修突然笑了出来,一边笑还一边道:“所以这么长时间你就想出了这个结论啊蠢弟弟,那什么拯救你啊我的弟弟。”

  叶秋不恼,或者着说他已经升华成为了上帝视角,或者是作者懒得让他再气急败坏了。总之,他没生气。

  他只是一把将叶修摁倒在床上,然后亲了上去,用实际行动堵住了叶修那张说不出好听话的嘴。

  

五、

  叶修在很小的时候就觉得,自己真幸运,有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弟弟。可以一起玩互换身份的游戏,可以一起上学玩耍,可以一起干坏事。但是自己是哥哥,黑锅当然要自己来,不然怎么行使兄长的威严呢。

  “哥!快过来!”不远处的叶秋向他招手,露出一口豁风的白牙。

  “就来。”说着就来的叶修已经慢慢悠悠的走过去,边走还边感慨着,这个弟弟怎么这么白白嫩嫩的这么可爱!却完全忽略了他俩长得一模一样的事实。

  只可惜事情的发展不总在人的意料之内,不然这世界上就少了许多悲剧。

  随着两人不断长大,进入青春躁动期的两人并没有像一般的alpha兄弟那样,由于身体的成熟信息素的分化,而控制不住alpha本能的打架,依旧好得如同一个人似的。这一度让叶父怀疑自己这对双胞胎儿子并不是一对alpha,而是一对Omega。如果不是第二性别在刚出生时就已经是铁板钉钉的事情的话。

  叶父的烦恼叶修是不会懂的,他所有的注意力都在他那活泼可爱的弟弟身上,每天忙着看弟弟都忙不过来,那有那心思去研究一个糟老头的想法。即便身边的Omega已经初具风情,也依然得不到这个不解风情的alpha的一个眼神。

  也许叶修也隐约发现了自己的不对劲,但是那逐渐被荷尔蒙占据的大脑是不会乖乖听话的。

  直到那个夏天,风和日丽天朗气清得十分合适用来去游泳。

  叶秋犹如游鱼一般悠闲自在的穿梭,借口十分多的叶修摊在泳池边的躺椅上,十分光明正大的欣赏着弟弟泳姿。

  “哥,你下来我们比一比!”叶秋趴在泳池边上,蹬着水想要拉叶修一起下来。

  “累了游不动,你自个游。”叶修拒绝。

  熟知叶修的叶秋不会被这个不走心的借口给打发掉的,叶秋趁着对方一个不注意,一把拽着叶修的脚,让他顺着椅子跌落水中。

  无知是福气,用多了总会没有的。

  当叶修踩着水从泳池底下冒出来后,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在水中笑眯眯的看着他的叶秋。也许阳光正好,也许时间到了。他那被青春期糊住的脑子突然就被这一池水洗刷个一干二净,获得了一个不亚于晴天霹雳的‘惊喜’。

  然而老天要给你带惊喜的时候总不会吝啬,还没等叶修感受到这陷入不伦之恋的千回百转的惆怅,例行的体检报告已经送到叶父手中。

  深深了解自己儿子个性的叶父提前将叶修单独叫到房中,将报告摆在了叶修面前。

  “……在已知的5对alpha双胞胎中,一对因争夺Omega而相互残杀,一对因使用抑制剂过度导致精神紊乱,一对下落不明,一对因年代久远而不知具体状况。现阶段已知的是仅有的一对双胞胎在分化期分开,成功分化了不同的信息素,没有再影响后续的生活。”

  他没有让医生来过多解释什么叫做信息素融合,他只是用最直接的例子告诉叶修,分开才有一线希望。

  叶修拽着报告,突然觉得喘不过气来。这些沉重的事实,对于16岁的他来说还太过沉重。假如他没有对叶秋有想法,如果早一些在他还没有明了自己感情的时候……便没有那么难吧。可惜这世界上最不可能的就是如果。

  “我知道了父亲。”叶修低着头回答,“我会安抚好弟弟的。”

  “抱歉儿子,”出乎意料的是,叶父突然抱住叶修,以兄弟两长大后再也没有过的亲密姿态安慰着儿子,“让你承受这么多,是我当父亲的没做好。”

  叶修也回抱,闷闷道:“这不是父亲的错,叶秋可是我弟弟,分开一会总比一辈子分开好。”

  

六、

  想象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当叶秋浑身酸痛的在床上醒来时,完全感受不到早晨的美丽。

  说好的武技没我好,体力没我强呢?!为什么被压的却是我啊!叶秋崩溃的想。

  叶修并不在自己身边,虽然浑身清爽,但叶秋还是想要再洗一洗澡,舒缓一下自己酸痛的身体。等到叶秋打理好自己从洗手间出来后,就看到罪魁祸首笑眯眯的坐在床上等他,看到他出来的第一句话不是关系爱护,而是装模作样的上下扫了一眼,点头道:“还好还好,蠢弟弟你终于出来了,我还担心你经过一晚上变成了Omega了。”

  “你以为是谁害的啊!”叶秋的暴脾气就上来了,扑过去掐着他,“你是不是偷偷去练习了!为什么我昨晚打不过你!怎么可能!”

  叶修没有反抗,享受似的让叶秋骑在他身上,“那是当哥哥的天赋异禀,蠢弟弟你怎么可能比得过我啊。”

  “混账哥哥!!”

  闹够了的叶秋躺在叶修的身边,看着亮堂堂的天花板问叶修:“哥,我不想出国,我不想和你分开。”

  “没关系,”叶修的蹭过来抱住了叶秋,少见的软声哄道,“我去和爸妈说,现在医学这么发达,许多人单身过了一辈子也没什么关系,不出国。”

  “嗯,”叶秋蹭着叶修,相融的信息素不会排斥对方,这让叶秋很安心,“我们会一辈子在一起的吧。”

  “嗯,”叶修顿了一会,收紧了抱着叶秋的手,“会的,放心。”

  “我们还是兄弟吧。”

  “瞎想什么呢蠢弟弟。”

  ……

  在未来还有很多的磨难,这般爱恋就注定了他们不可能如一般恋人一样在祝福里在一起。

  而无论怎样将来要经历怎样的惊涛骇浪,这一刻他们相拥在一起,就拥有了面对所有未知的勇气。

  

七、

  叶修离家出走了。

  叶修留书离家出走了。

  叶修带着叶秋的行李和身份证留书离家了。

  叶父被气得直拍桌子,“混账东西!走了就不要再回来了!”连叶母连声安慰也没能让他消气。

  一旁的叶秋握着薄薄的一张纸,手颤抖得几乎抓不住了,然而只是几乎。

  他以为自己会流泪,会大喊大叫,会破罐破摔的也拿着行李去找叶修。可是这些都没有发生,他甚至都没有生气。

  他只是在叶父气得拍桌子的时候说道:“爸,送我出国吧。”

  叶父还没开口,叶母就急了:“阿秋,你别和你哥赌气,让你爸把他带回来就好。”

  “妈,我没赌气。”叶秋笑了下,“我是很生气,但是我也知道哥是为了我好。”

  [才不是,那个混蛋丢下我就跑了根本就不是为了我好,他只是为了他自己!]

  “我之前任性不愿意出国,是我的错。”

  [信息素融合就那么重要吗?!娶个Omega就这么重要吗?!]

  “哥之前也说过很喜欢荣耀,做一个荣耀选手是他的梦想。”

  [明明说好的要在一起分担,说好了要一起将公司壮大。]

  “之前都是哥照顾我,现在我可以照顾哥了,家里的事就让我来吧。”

  [混蛋!骗子!]

  “爸,我已经想好了,让我出国吧。”

  [我恨你!]

  叶母还想说些什么,被叶父使了个眼神阻止了,“如果你真的想好了,那准备一下,三个月后送你出国。”

  “爸!我很确定,为什么还要三个月?!”叶秋有些急躁,不知道父亲为什么同意了自己的意见但还有三个月后才行,这个家里到处都是叶修的痕迹,他一秒钟都不想多呆。

  “你真的想好了就不用担心这三个月,”叶父没松口,“你妈妈的一个儿子刚刚离家出走,另一个儿子也要马上出国离开她,她该怎么办。”

  叶秋才终于抬眼,看到母亲微红的眼眶,走过去抱住母亲安慰道:“妈妈对不起。”

  “没事儿子,”叶母一直温温柔柔,家中三个暴脾气的alpha全靠她调和着,“你想好了就按着你的想法去做,妈妈支持你,两星期就走。”

  叶父不满,想要反驳说三个月,却被叶母轻飘飘的一个眼神给压制住了。

  “妈妈,就三个月吧。”

  “乖,别把你妈妈想得那么脆弱,听我的,就两星期。”

  

  两周后,叶秋挥别了父母,一个人踏上了前往异国他乡的飞机。

  窗外的景色随着飞机越来越小,就好像将一切都抛在了身后。

  叶修,你看着吧,等我回来了,你逃不掉的。

  

*未完待续

评论(11)
热度(70)

© adsyy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