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syyy

孙翔中心杂食……
满血复活,来战!
动画棒棒哒

【周泽楷中心/周翔】我为什么不说话

*脑洞有毒,放飞自我

*周泽楷视角 

*一切OOC都是我的锅



我叫周泽楷。


我是轮回仙宗的现任宗主。


我沉默寡言高贵冷艳白衣飘飘却温柔如水,常年盘踞荣耀大陆颜值巅峰和女仙最想嫁的人之首,人称轮回男神教教主周泽楷。


这句话不是我说的,是江波涛说的,他在说的时候一边说还一边笑,让我很想打他。可是我没有,因为,我是一个温柔的人,所以我只能“……”


哦,对了,江波涛是轮回仙宗的副宗主,负责轮回境内的守山大阵和八卦迷阵,简称“八卦保安”。


今天是我们师父的几个师兄弟之间五年一度相聚增加感情交流经验的日子,美名其曰,轮回未来发展讨论会,无论你是在追女孩还是在单相思还是在甜蜜热恋,都必须到场,不然江师弟会很不开心,后果很严重。


[其实你们都聚得很开心吧,能插科打诨能听八卦能长见识并嘲笑其他人,做什么假正经。]

这是我的脑内小喇叭,总冷不丁的冒出一些只有我能听到?/看到?的话,同样,这也是我不爱说话的罪魁祸首。


要解释它,就得从千年前我师父刚收我作徒弟时说起。


……


我出生在一个小山庄,是一个山清水秀风景如画的好地方,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这样平静的日子一直过到7岁,在我觉得一直这么生活下去很好的时候,我的师父出现了,让我的生活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什么?你问我为什么记得这么清楚?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老天爷在让我投胎时忘了给我喝忘川水吧,让我从睁眼之时便是记忆之始。


当初那么想的我真是太天真了。


师父腾云驾雾从天而降的来到我家后院,仙衣飘飘,可辅一落地,就踩在我家鸡刚刚拉完的排泄物上。他没发现,我也没告诉他,我又没认得他。


即便如此,我的爹娘在看到我师父的第一眼就带着我们跪地大喊:“大仙!大仙!”,我觉得很傻,但也阻止不了我爹一巴掌把我的脸拍在地上。


对,就是后来被称为荣耀大陆第一颜的脸。


师父仙飘飘的对着我们说:“吾乃轮回仙宗宗主,此番到来,乃是卦中显示,汝子周泽楷乃我命中弟子。汝是否愿孩子作我徒弟,登上仙途,斩妖除魔?”


爹娘很高兴的说愿意,没有半点儿不情愿,弄得我自己都觉得有些可怜。


但在我即将离开的时候,娘还是拉着我哭得一塌糊涂,久久不愿意放手,师父也没催,直到爹将娘拉开,我才能对爹娘磕头。


然后离开。


在前往轮回仙宗的路上,师父对我说,此番离开家乡,便很难再回来了,你能和你爹娘多相处一点便是一点,所以我不拦你。


我很感动,但忍了很久,还是忍不住对师父说道:“师父,你刚刚踩到鸡屎了。”


师父面色铁青的看着我,还是没对刚收到的小徒弟下手,只一遍遍的对自己施白光。


[净尘术]


那是我第一次脑内出现我完全没听过没见过却能理解的词语。


师父带着我很快的来到轮回仙宗境内,我也很快的融入了这里。


在轮回的生活也很平静。


我有一个大师兄叫方明华,风流倜傥面若桃花,很得小姑娘的喜欢,有一个青梅竹马,是隔壁山头的小翠花。


可师兄总不承认,每次小姑娘来,我和师兄说:“师兄,翠花来找你了。”他总愤怒的给我一个暴击,“柳容可不是翠花!”,然后屁颠屁颠的去和小姑娘玩了。


师兄走的是药仙的路子,打人一点不疼,也不知道他为何每次都要坚持给我个暴击。明明小姑娘一身翠绿还爱带朵衬得她水灵灵的鲜花。


[因为师兄拒不承认如果他在东北那疙瘩,他和柳容就是“翠花,上酸菜!”的最佳二人转]


又来了,自从来到轮回山头,啊不,轮回仙宗,这如同脑内喇叭的东西一直在滴滴滴。


我想起当我第一次看到轮回仙宗所在地方是几乎毫无修饰的山头时,内心诡异的平静。[这种突然冒出来的师父的可信度一定不高,小说里大宗门里都是要主角小可怜去爬仙梯检意念历尽千辛万苦才能进去的。]


我忍住了,没问师父。


然后师父带我拜见了师叔师兄们,小喇叭也一直在叽里呱啦,我一直忍耐没问。直到师父带我见到了宗门唯二两只代步仙鹤,小喇叭突然激动起来[哇哇仙鹤!蒸煮焖炒炸,又是一部舌尖上的中国!]


听起来实在是太好吃了,我还是开口了:“师父,仙鹤怎么煮好吃?”


师父再次震惊的看着我,这回他没忍住,我受到仙生的第一次暴打。


这样,来来回回好几次,我学会了闭嘴。可完全不说实在难受,于是,我便一个词一个词的往外蹦,果然是好多了。


后来,师父陆陆续续的收了几个徒弟,我的[假正经]四师弟吕泊远,[正直boy]五师弟吴启,[逗比单相思命]六师弟杜明。


三师弟呢?因为后来又抢来了一个[知己]三师弟江波涛,并且插队了,然师弟们都不敢不服,只能忍痛降低排位。


修真无岁月,在轮回的日子里过得很快,除了偶尔回家看望爹娘直到他们都成了一抔黄土,在宗门里和师兄弟们一起鸡飞狗跳的日子一直在向前飞奔。


……

好吧,小喇叭回忆结束,江师弟的讨论会不认真,会倒霉的。


这边,江波涛起了个头,笑眯眯的道:“听说最近蓝雨的喻文州因为受不了副宗主黄少天的话唠天天逼着自己闭关修炼?”

“哎哎,副宗主我听说是因为动作慢在床帏间遭到黄少天的嫌弃才突然发奋图强的。”

“哇!吕泊远你那么劲爆的从哪听来的啊,怎么又是正副宗主间的私情啊?”

“吴启你这就不知道了吧,霸图宗主韩文清和副宗主张新杰在几百年后的霸图千年盛典可不只是盛典啊,据说也是道侣大典。”

“还有啊还有啊,百花宗门的张佳乐和孙哲平不得不说的故事你们听过了吗?”

“切~早几百年的故事了,谁不知道啊。”

“不是不是,最近又有了新的版本啊。说是张佳乐在百花女扮男装,结果男装张佳乐的样子让孙哲平一见倾心二见壁咚,可结果上了那什么的时候发现张佳乐竟然是个女的!孙哲平个断袖黯然心碎远走天涯。可张佳乐已经情根深种了,一不做二不休的在下次渡劫时改头换面成为男儿身挽回孙哲平呢!”

“这故事的曲折性我十分满意,给满分!”

“我不骄傲,还有微草仙宗的王杰希不是单身了好多年吗?听说是和嘉世被赶出的斗神有关,都说现在叶秋在微草中修养。”

“真的假的,不过单身的宗主有很多啊,为什么总是强调王杰希单身?”

“你这就不知道了吧……”

“……”


我看着前面热火朝天的一幕,我依然保持着让人如沐春风的微笑,真的,我都习惯了。

[哇!这个八卦好!哎,那个也不错!啧啧,想象力真好……]

“……”真的,我习惯了。


眼看时间过去了许久,师兄弟们还在热火朝天的讨论着,我不得不强行打断。

“江…正事。”


江师弟一脸的意犹未尽,可依然听了我的话,正色道:“各位师弟,今天就到这了。下面我们讲些正事。”


这段日子一直是多事之秋,嘉世仙宗的斗神叶秋前辈被宗门内长老以“品德败坏,不堪大任”给赶出了嘉世,去向成谜,连随他一起闯出斗神名号的神器却邪也被一并扣留,迎接了在上一次荣耀秘境中大放异彩越云仙门首徒孙翔。


这可怜见的,无论是狡兔死走狗烹的前辈叶秋,还是乐呵呵的跳进嘉世这一摊浑水的孙翔。

[那个傻帽等着被斗神或者他徒弟回归打脸吧]

“……”小喇叭还是一如既往的犀利。


说到这,就不能不说说荣耀秘境。


三百年一开的荣耀秘境,珍禽走兽无数,奇花异草更多,来源不明的装备传承也有,惹得所有人都争相抢夺,伤亡惨重。直到荣耀大陆的老前辈金成义暴力镇压,定下资格赛,挑战赛,获得资格的宗门在荣耀秘境只允许带6人,每人身上必有跟踪记录仪,不能杀人夺宝的规定,并且在冯宪君这位炼器大师接手后,还增加了比分制度,这三百年一开的秘境才逐渐成为了荣耀大陆的盛典,许多人都喜欢观看,即便无法得知每个宗门的收获,但看看比分,看看打斗还是能有不小收获。


同时这也是宣传宗门的好时候,战斗力越强,比分越高,就说明这个宗门实力强劲,并且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会由秘境得到的资源而更好的发展。


由此可知,每三百年一开的秘境对荣耀大陆的影响有多大,而嘉世斗神叶秋又是一手创造了嘉世繁荣的开端,虽说近些年嘉世有些不济,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总比我们好上许多,也不知道嘉世的长老们是怎么想的。


然而这些和我们的关系不大,我们现在只需要好好修炼,争取在下一次的挑战赛里获得第一批进入秘境的资格。


再一一交流过师弟们的修为,江师弟对轮回近几年的发展做出来些判断与需求后,便打发师弟们去追女孩的追女孩,单相思的单相思,热恋的去热恋,好好完成任务就行。


“……”江师弟还是这么果断啊。

[你以为像你吗?每天顶着张脸卖萌。]

“……”我的心好累,我也是左手碎霜右手荒火人称枪王的男人啊。

[呵呵]

“……”


几百年的时光眨眼就过去了,果然同小喇叭说的那样,孙翔带领的嘉世从资格赛里跌出,即使雷霆出了名的战术高手肖时钦前去嘉世助阵,也抵挡不住在挑战赛里被叶秋,哦,现在叫叶修带领的兴欣仙宗打得落花流水,以致比赛中嘉世直接败落,直接导致了嘉世大清洗,小弟子邱非成为新宗主,肖时钦重回雷霆,而新斗神孙翔下落不明。


才怪,下落不明,那这个在我面前从河上在木桶里漂流而下,长得和新斗神孙翔很是相似,脖子里挂着缩小的却邪的娃娃是谁?孙翔的私生子吗?!

[才不是,这是你媳妇儿孙翔!]

“……”


当师弟们知道我带着一个娃娃来到明华师兄这看病时,他们一个个以参加年度八卦会的速度在明华师兄的药房汇合。


明华师兄正在给缩小版的孙翔检查,没人敢出声,趁此机会我拉着江师弟来到一边,犹豫了一会还是直接说道:“孙翔,媳妇。”


然后我看到了一脸复杂的江波涛,脸上的话语几乎蹦出来“天啊宗主我从来不知道你和孙翔有私情竟然连孩子都有了原来你是这么个人渣……”


“……”我有些烦躁的打断江波涛,虽然他并没有说话“小喇叭,变小,孙翔,我媳妇。”


江波涛是唯一一个知道我脑内小喇叭的人,当初见到江波涛的第一眼小喇叭就蹦出[知己]二字,而后百年相处也让我们彼此熟悉了解,也让我说出了小喇叭的事,毕竟这事自己一个人憋着也很不好受。


后来我和江师弟研究了小喇叭蹦出的话,有时是对我想法的对话,有时是对我周围环境的胡言乱语,有时是对我身边人或事接近预言般的话,毫无规律。我们也曾试图将它找出来,但无论怎样检查也没有异样,到最后我们几乎听之任之了。


江师弟一听是小喇叭就知道了“你说这是孙翔?小喇叭还说这是你媳妇?”

我激动的点头。

“那挺好啊,白捡一媳妇,杜明那小子暗恋兴欣的唐柔暗恋得我都没脸看了。”

“……”江师弟总是在关键时刻掉链子。


这时明华师兄检查好了,也不卖关子直接道:“这应该就是孙翔本人,是被人下了荣耀大陆常用来锻炼孩子基础的封印,基础打好了才会自动解开一层封印进入修炼的下一阶段。不过孙翔身上的这封印似乎是被改变过的,同时封印住孙翔的身体,只有他修为长进才能一步步解开封印的身体。这段时间他的身体还在适应,所以还需要睡几天。”


“……”这么嘲讽的手段很熟悉啊。


这该如何是好,孙翔的宗门嘉世几乎崩散重建,新宗主邱非也不太可能会待见他;而孙翔的前宗门越云虽是他的出身地,可这么久以来也没听到越云放出寻找孙翔的消息,这基本代表越云不会再接受孙翔;而最重要的是,小喇叭的那句他是你媳妇儿,不得不让人在意,虽说现在只觉得肉嘟嘟的孙翔有些可爱,但将来怎样还不可知……

[没错!所以赶紧把孙翔留下!免得媳妇跑了还追不回来!]

“……”


江师弟看着我纠结的样子,大概知道我在想什么,直接一锤定音“把孙翔留下。”


原本还在七嘴八舌讨论的师弟们静了一瞬,接受得很快,又马上开始新一轮的讨论。

“听说孙翔脾气挺暴躁啊,不知道他醒来会怎样?”

“管他怎样,反正他都变成个娃娃了,还不是任我们揉圆搓扁。”

“哎,肉嘟嘟的可真可爱!”

“一定很好玩!”

“……”


[求助!我的师弟们都有怪蜀黍属性,怎么办?!急!在线等!]

“……”


没几天,孙翔醒了,一脸茫然弄不清状况的样子真是可爱,在明华师兄向他解释之后就立马炸了“什么?!这怎么可能!你是不是庸医啊!谁敢向我下这种封印啊!我摁死他!是不是江波涛你故意整我啊!……”


明华师兄听了孙翔的话,原本温柔的笑容变得越发灿烂。而常年带着笑容的江师弟却变得越发面无表情。


完了,一口气得罪轮回两个最不能得罪的人。我们在边上几乎可以肯定孙翔接下来的痛苦日子。


果然,没几天孙翔整个人都蔫了,特别是每次吃药的时候,被明华师兄特别照顾的药汤总是特别苦,孙翔总是被苦得眼泪汪汪的,如果这时候有麦芽糖之类的糖果在旁边,大眼睛总是直勾勾的望着,糖果在哪就望到哪……


于是喂药这项活动便被我权威镇压了,我媳妇当然我来,咳,这么辛苦的事情怎么能让师弟来。


师弟们只能偷偷摸摸的隐身偷看,修为被压制的孙翔完全不知道在他吃药时周围有这么多人围观,而我看着孙翔红扑扑泪汪汪的脸蛋,啊~好满足。


闹腾了几天,蔫了几天,孙翔的适应力出乎意料的强大,每天迈着小短腿抓猫逗狗掏鸟窝还能不忘记修炼,总被师弟们撩拨,之后还能恶作剧还回去,虽然最后中招的总是他自己……


更重要的是,孙翔他做了我一直忍着没做的事……


他把仙鹤给烤来吃了。


还别说,味道真不错,就是奢侈了点。没关系,我的媳妇我养得起!


哎,每天一见孙翔就被小喇叭刷[媳妇儿媳妇儿],这都习惯了,想想还是挺不错的。


但我不恋童,不。

[能把这瓜娃子当媳妇,还说你不恋童,你装吧你。]

“……,不!”我绝不沉默,我要抗争!


岁月平静,孙翔随着修为的步步提升而逐渐成为玉树临风英气勃勃的样子,真的越发好看了,不愧是我媳妇,我喜欢。


在这些年里,我与孙翔从如同父子般把他抱在怀里,到如同兄弟般拉在手里里,直到现在……


“周泽楷!我喜欢你!”孙翔面色通红,可那双明亮如火眼睛直直的看着我,整个眼里,全是我,只有我。

“我也是。”

“孙翔,我喜欢你。”


终于,我能将他以恋人的身份揽在怀里,这世上,再没有比这更满足的事了。


[还说你不恋童!]

“……”这煞风景的!


很快的,三百年瞬间便过,又到了荣耀秘境开启的时间了。


又到了必须带着师兄弟们一起去斗蛐蛐,不,争取荣耀获得利益的时间了。经过这么多年的磨合,我们师兄弟几个已经配合得很好了,还在上次蝉联了秘境比赛的冠军。而这次有孙翔的加入,我们继续获得冠军的可能性更大了,这让大家都有些激动兴奋,毕竟唯一连续三次获得比赛冠军的还是早时斗神叶秋带领的嘉世。


但我们并不是高枕无忧,像蓝雨霸图微草雷霆等等等等强势宗门依然虎视眈眈,而现在叶秋前辈以叶修的名义带领兴欣仙宗回归荣耀大陆,并在上次的挑战赛中把嘉世打败,成了嘉世宗门解散的直接导火索,对于兴欣我们并不了解,这是一个隐藏忧患。


凭心而论,以上这些都不是我需要考虑的问题。明华师兄会让我们没有后顾之忧,江师弟会帮我们应对各种突发状况,杜师弟虽然逗比单相思但依然很可靠,吕师弟稳重让人放心,吴师弟能抓住机遇一击必杀。师兄弟都很值得信任,但我依然很忧愁。


原因很简单,我怕痛。


每每在秘境里获得宝物,修为最高且由于功法的特殊性,我责无旁贷的要先滴血认主,直至回到宗门后才抹去印记。


可怜我那双晶莹剔透宛如白玉的手指,从秘境出来时已经布满大大小小的伤口。


我曾向师兄求助,可明华师兄不给止痛药还有理有据:“小伤口自我恢复是最好的,药用多了有抗药性了以后有需要就不灵了知道吗,我这是为你好,小周。”


我只能“……”

[哈哈哈,你就是放开防撬防液压的人形移动锁,哈哈哈。]

这时候,我只想把小喇叭拖出来一顿打。


我也曾抗议:“江,不要,痛。”


可知己江师弟这时总会失灵:“什么?哦,宗主说这次去秘境大家不要掉以轻心,如果有任何人受伤了,宗主都会很心痛的。”


然后师弟们都会很激动的围在我周围,眼睛闪着小星星。

“二师兄你真的是太好啦!”

“真不愧是我们二师兄!”

“二师兄我们不会辜负你的期待的!”


于是我只能微笑,我还能说些什么呢,我委屈我烦闷,但我不说,因为我心里很是欢喜。

[哈哈哈,二师兄你是猪八戒吗,有史以来最帅的猪八戒!]

“……”来个人把这喇叭砍了吧。


……


秘境大比很快到来,我们一路势如破竹,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所有人都以为我们会是最后的赢家时,我们败在了兴欣的手中。


我们很失落,但叶秋真的很强,我们输得并不冤枉。


我们很有气度的恭喜祝福了对手。


距离我们进入秘境还有些时辰,现在,我需要解决我媳妇儿的一些小问题。


当叶修获胜时,我能看到孙翔对叶修实力的震惊与服气,以致于他眼里总是跳跃的小火花都有些暗淡了,我知道,他是想起了他的过去。


我将孙翔带到远处,在周围布下禁制,然后直接壁咚了他,吻到他喘不过气来。

“周泽楷,你干什么这么突然!”孙翔面色通红眼神柔软,嘴上还带着刚刚吻过的湿意,这是我最喜欢的样子之一,我忍不住又吻了他。


他再说不出话来。

我的额头抵着他的额头,看着他眼里的我。

“下次,会赢。”

“相信我,嗯?”

这一次,他连脖子都红了,真漂亮。


回到秘境入口,师兄弟们看着我带孙翔回来,眼里都带着些调笑。

“二师嫂,今天天气不错呀!”

“二师嫂,秘境周围风景怎么样?”

“二师嫂,我们二师兄是不是很棒?”

“你们!找打!”


我看着孙翔和师弟们打闹,还挺开心。这时江师弟也过来,带着让我有些悚然的笑意“师兄,玩的开心吗?”

“……”江师弟学坏了。

[羞不羞,羞不羞!]

“……”小喇叭真的越来越无理取闹了。


秘境开启了,我们依然是第一批八支进入秘境的队伍,我们说说笑笑,一如往常。


……


我一直知道,即使再如何完善规矩,在巨大的利益诱惑面前,总会有人不顾一切。


荣耀秘境规范化后,第6届盛典由我第一次带领师兄师弟们代表宗门参加,结果不好不坏,在第二批进入秘境的队伍里。


也许是新手带队更容易遭人觊觎,在我们即将离开秘境的时候,受到了蒙面人拦截。


对方并没有一开始就打,而是放狠话希望我们能自觉上交,毕竟能不打总是不打的好,这给了我们可乘之机。于是我上前羞涩微笑,明华师兄偷偷放药,其余师弟一齐出其不意的把他们打爆了。就这样,我们在这次秘境中有了巨大的收获。


[哈哈哈,真是傻甜白的劫匪啊!]“愚蠢之极。”少见的,我和脑内小喇叭达到了同步。


但我忘了,侥幸之事,总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


蒙面人利用地形便利,将孙翔与我隔离在了一个子空间内,其他师兄弟被他们传送到了另一个地方。


刚开始我并不慌张,我和媳妇儿的配合已经达到炉火纯青,对方再厉害,我们也能撑一阵子,这足以让师兄弟们赶到,江波涛总是有很多办法。


可当看到孙翔血红着双眼,提起却邪想我攻来时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他被人下了血蛊。却邪的力度软绵绵的,孙翔浑身颤抖,看得出来他在和体内的蛊抗争。


“周…周泽楷!快!走!”孙翔咬牙切齿的冲我喊。


“哈哈哈,周泽楷别以为你长了张好脸就无所不能,看你这回怎么办,还不是要死在我手中!”

[卧槽!这狗血的剧情还能不能好!]

“周泽楷!你…呼…听到没…没有!走!”

一时间,蒙面人的孙翔的小喇叭的声音都在我耳边,然而我眼中只能容下浑身是血的孙翔,仿佛被渡劫天雷劈了一般,头痛欲裂,只凭本能冲过去紧紧的抱住孙翔,直到被废了丹田,伤了神魂,打入幽魂炼狱。


坠落的风声呼啸,孙翔撕心裂肺的喊声隐约可闻。“周泽楷!你是不是……”


这时,我才想起……


我是天凉王破里的霸道总裁,手握全球经济命脉,宝马香车美酒香槟温香软玉我应有尽有,可我却爱上了我硬邦邦的对手孙翔。我是霸道总裁啊,于是我软硬甜咸辣等各种手段齐上阵,终于将孙翔追求到手。我们甜甜蜜蜜过了很长一段日子,偶有争吵却也蜜里调油,在我以为日子将会过到我生命的尽头时,孙翔亲手将我推下了摩天大楼,并给了我一句“周泽楷!你是不是……”


我是一见钟情哨响配对里的首席哨兵,孙翔和我的信息素百分之百的融合让我们一见钟情了,第一次见面,我们就完成了精神链接。我很强,孙翔虽是向导却有不下于哨兵的战斗力,我们配合完美,任务完成率极高,是被人称为“双一组合”的最佳搭档。可最终,我的精神领域崩溃,无论孙翔如何安抚,我依然坠入了精神域中越来越大的深渊之井,在最后,听到孙翔哽咽着的最后一句话是“周泽楷…你是不是……”


我是常年兽型裸奔的兽人族族长,当我在领地巡查时,我被从天而降柔弱美丽的雌性孙翔一瞬间击中心脏,特别疼,也特别幸运。于是我当仁不让照顾他保护他期待得到他的一颗芳心,虽然我总是被打,但我成功了。我带着他看山看水看星星看月亮,把我认为最美好的一切都给他。那一次,我吃完他亲手做的晚餐后,血脉暴动,我忍着痛苦一把推开了孙翔想要过来照顾我的身体,我怕我伤害到他,我却不慎掉落入边上悬崖,听着孙翔慌张绝望的声音“周泽楷!你是不是……”


……


炼狱底下幽魂的嘶喊越发清晰,我即将坠入涯底……


……


我醒了。


明晃晃的天花板提醒我时间不早了,冰凉的背后告诉我我又被踢下了床。


这时,孙翔的梦话解开我梦中所有的疑惑。


“周泽楷!你是不是不举啊!”

“……”


我是周泽楷。


是全职高手中除了加血无所不能的枪王。


我和我的恋人孙翔,从相识相知到相爱,经历了和谐甜蜜的三年。


但我的恋人似乎不满意我的和谐,让我在梦中度过了上万年的光棍日子。


我是只做不说的枪王,在今天的这个好日子,我和我的恋人终于一起完成生命的大和谐。


END.


感谢每个能看到这的小天使!

评论(28)
热度(224)

© adsyyy | Powered by LOFTER